全聚德首亏-智慧资讯

  在疫情和转型的双重压力之下,周延龙临危受命执掌全聚德的首个完整财年,公司录得有公开业绩记录以来的首次亏损。

  对于这家百年老字号来说,要想重新赢得市场,取消服务费、降菜价还远远不够,全聚德的转型道阻且长。

全聚德首亏

  最差业绩

  24日,全聚德交出了2020年的成绩单:全年录得营业收入7.83亿元、归母净利润-2.62亿元,分别同比下滑49.99%和686.77%,公司终于拿下了有公开业绩记录以来的首次亏损。

  公司将去年业绩暴降的首要原因归结于疫情。中国烹饪协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餐饮收入增速、限额以上单位餐饮收入增速分别相较上年同期下降26%、21.1%,北京地区餐饮收入同比下降29.9%。从直观的数据比较上不难看出,全聚德的营收降幅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华北历来就是全聚德的强势市场,也成为了公司旗下降幅最大的区域。财报数据显示,全年,华北区域贡献了营收7.02亿元,同比下滑55.33%;第二大营收区域华东的下滑幅度为24.13%。

  全聚德起源于1864年的北京,距今已有157年历史,在中国餐饮500强排名中,全聚德曾高居中式正餐之首。曾几何时,北京人宴请宾客、或是外地人到北京旅游,到全聚德吃一顿烤鸭会是首选。

  全德聚(002186.SZ)于2007年登陆深交所主板,业绩一路高歌猛进。到2012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实现19.44亿元和1.52亿元,双双达到顶峰,之后再难有突破。从2017年起,公司业绩进入了长达4年的连续下滑通道。

  全聚德业绩下滑的最重要原因是,在餐饮行业的激烈竞争之下,这只烤鸭一直摆着老字号的姿态,逐渐被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一代抛弃。

  一组数据或可说明问题。2012年,公司旗下门店数量为94家,2019年为118家,平均单店贡献的收入分别为2068.08万元和1327.12万元,2020年,这一数字更是降至669.23万元。

  疫情的不利因素已经很大程度上缓解,全聚德的业绩仍没有根本好转的迹象。公司今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当期预计再度亏损4800万元-4600万元。

  艰难转型

  在业绩持续下滑之际,2019年底,公司原总经理张力辞职,周延龙走马上任。

  周延龙有较丰富的餐饮行业管理经验,在此之前执掌东来顺长达十年。东来顺和全聚德一样,都是受首旅集团控制的餐饮老字号。在担任东来顺总经理期间,周延龙带领这家老字号不断尝试创新和转型,因此,外界对他领导下的全聚德也有了更多期许。

  刚一上任,周延龙就大刀阔斧对全聚德进行改革。

  据媒体报道,周延龙查看了大量的报道和网友评论,发现对全聚德的负面评价大多体现在服务费上,这项费用全聚德已收了超过20年。

  尽管在公司内部存在争议,但周延龙还是果断推进改革,所有门店大厅不再收取服务费;菜价整体下调10%-15%,同时创新菜品。

  周延龙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老字号要看市场,如果海底捞不收服务费,我们就不能收,因为没有提供更好的服务。”下调菜价也不是没有原则地去讨好,而是降低身价和消费者做朋友。

  调整价格之外,全聚德也在门店选址和布局上,努力迎合年轻一代消费者的需求。

  公司位于北京环球影城的餐厅将在今年开业,餐厅分上下两层,一层是明厨亮灶的快餐经营模式,二楼经营正餐。同时,公司还通过环球伙伴餐厅团膳项目首次开拓团餐领域,未来全聚德或在该领域加速布局。

  全聚德业绩下滑的背后,还隐藏着管理不健全和决策周期长等深层次问题。

  2014年,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3.5亿元,计划投入到熟食车间、生产基地、中央厨房、门店建设等项目中。然而,因为各种主客观原因,直到2020年,才累计投入使用1010.81万元,公司始终没有找到更好的项目替代,导致巨额资金躺在银行里理财。去年3月,公司董事会决定终止募投项目,将剩余资金(含利息)合计3.96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成都融和实业排队叫号系统厂家是一家集研发、生产、营销、服务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营智能排队叫号系统、医院分诊系统、排队机、叫号机、评价器(好差评系统)、呼叫器、多媒体查询及信息发布配套系统等,公司产品已广泛应用于不动产登记、智慧医疗、智慧税务、智慧政务、智慧金融、智慧通讯、智慧服务大厅、智慧机关单位等服务窗口行业.咨询电话:028-87438905。

文章为投稿文章,网络收集智能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处理。

发布者:cdroho,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znzx.cdroho.com/zhaf/8364.html

小编QQ联系方式:25155230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