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寻找张一鸣-智慧资讯

  张一鸣还是卸任了,这似乎比我们想象的更早一些。

  5月20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全员信,宣布卸任CEO一职。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将接任成为新CEO。

  对于卸任原因,张一鸣希望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事项,因此将计划“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在张一鸣看来,科技公司面临的外部环境正在变化: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都已逐步显现,科技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这些因素决定了字节跳动“需要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并持续学习企业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据悉,字节跳动正在探索教育公益、脑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的公益项目。“我个人也有些投入,我还有更多想法,希望能更深度参与。”张一鸣在全员信中说。

  全员信还透露,张一鸣和梁汝波将于2021年底前完成字节跳动CEO职责的过渡交接。张一鸣表示,梁汝波是改进公司日常管理、带领公司健康发展的最佳人选。

  “汝波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字节跳动是我和他一起创立的第二家公司了。他在字节跳动陆续承担了产品研发负责人,飞书和效率工程负责人,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负责人等工作。公司创立以来,从采购安装服务器,接手我写了一半的系统,重要招聘、企业制度和管理系统建设,很多事情是他协助我做的”。

  公开资料显示,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大学同学,两人自2009年共同创办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起,即成为长期创业伙伴。2012年,梁汝波与张一鸣共同创办字节跳动。

  张一鸣的隐退和交棒似乎代表一个时代已经画上句号,但也代表着另一个时代即将到来。字节跳动这艘巨轮该航向哪里?

  从“酷讯”到“头条”

  酷讯是张一鸣故事的起点。

  2006年的某天,张一鸣给梁汝波看了一家名为酷讯的公司,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为用户提供及时、准确的房产、旅游以及招聘信息的网站,不日他就成为了这家公司的第一个工程师,张一鸣在酷讯全面负责搜索研发,一年后成为技术高级经理,手下管理着40多人,最终担任技术委员会主席。

  酷讯的管理者并没有让张一鸣止步,两年后,张一鸣离开酷讯去了微软公司,他想学习大公司的管理方法,虽然张一鸣在微软只待了半年,但这段经历成为日后张一鸣管理今日头条最重要的一课。

  张一鸣的命运转机除了去微软镀金,还有他的老乡王兴。2008年,王兴曾经叫张一鸣和他一起创业,当时王兴做的项目是海内和饭否。也正是这次创业,张一鸣完全掌握了信息分发的打法,他意识到:技术并不重要,模型很重要,信息构架很重要……信息结构的改变带来另外一种信息的流通方式。但不到一年的时间,这次创业就以海内和饭否被强制关闭而告终。

  而后,张一鸣离开王兴开始独立创业,创办了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该公司由酷讯公司的投资人王琼投资。

  在九九房,张一鸣开始涉足移动开发,六个月间推出掌上租房、掌上买房等5款移动应用。九九房做得有模有样,张一鸣还以九九房搜索创始人的身份参加了2010年的站长大会。

  可两年后,张一鸣又再次选择离开。退出九九房,是因为张一鸣有了新的创业目标——“今日头条”。

  2012年3月,投资人王琼代表SIG投了8万美元,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可以说,有了之前两次创业的经历,张一鸣积累了一些独特的打法,这也使得今日头条的成长颇为迅速。公司成立一年后,今日头条就有了300万的日活数据,并且在稳步增加。

  据《商业价值》报道,2014年2月,今日头条用户规模已超过9000万,日活跃用户1000万,并且每个月都保持1000万以上的新增用户。2014年6月3日,今日头条确认获得1亿美元C轮融资,估值超过5亿美元。

  但在急速的飞驰之下,危机也悄然而至。

  当年6月4日,广州日报报业集团下属的大洋网宣布起诉今日头条所在的公司侵犯版权,随后针对版权问题,今日头条被卷进了媒体的讨伐旋涡。

  起先张一鸣想不明白,媒体过来跟自己掐架的目的是什么,在他看来,头条给他们带去了流量,也没有赚他们钱,按他的逻辑,把媒体的内容推荐给更多的人看是一件对媒体有利的事。

  但最终,张一鸣还是选择在2017年发力,投入15亿元进行版权建设,与约1万家媒体达成版权合作,实现内容授权使用。至此,风波渐熄,这一年,张一鸣从今日头条CEO的位置上卸任。卸任后不久,今日头条便撞上内容平台整治风波。

  其后,今日头条不仅遭遇网信办约谈并受到“史上最严处罚”,还因在监管松懈的二三线城市大量刊登违法广告被广电总局点名,这些监管动作都让张一鸣清楚地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随后,今日头条宣布共下架问题视频10318条,重置封禁问题账户4864个,增加视频审核相关词库敏感词1700余条。

  就在大整治风波后,张一鸣发布了一篇名为《致歉和反思》的公开信,他首次抛开其奉行的“算法中立”,讲起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将正确的价值观融入技术和产品。

  “快节奏”是根基

  “越是在移动互联网上,越是需要个性化的个人信息门户。”这是张一鸣对于移动互联网下的信息门户认知。

  仅7年时间,字节跳动就成为世界最具价值的创业公司,估值高达750亿美元,在中国和海外运营了20多个应用程序,在全球拥有每月活跃用户超10亿,每日活跃用户超过6亿。

  五年前,张一鸣看到了在移动互联网下流量变得越来越值钱,而在4G网络的高带宽下,视频成为了人们最新关注的焦点。

  也正是在此时,字节跳动推出了以短视频为主要视频阵地的抖音APP,而抖音的算法是为播放量和关注数优化的——抖音模型是流量产生收入,收入购买内容,内容产生流量。

  如果以今日头条和抖音作为纵向战略,那么在此基础上衍生出的产品便是横向扩张。如抖音作为流量的引擎承接了字节跳动部分产品的孵化功能,如多闪是从抖音的私行功能升级而来,字节的电商业务也是从抖音中成长起来的。

  “快节奏”一直伴随着字节跳动,当然,它也一直伴随着张一鸣。

  快带来的则是效率的提升,而效率的提升也势必带来产品的不断更新迭代或产出。而APP工厂战略就出自字节跳动,其在一定周期中会推出多款APP。当然,在新型的事物中失败和成功的可能性是并存的。

  而字节跳动也一直在以“快节奏”持续发力扩张,将西瓜视频、悟空头条、懂车帝等从今日头条的子频道独立为APP。其还收购了二次元社区半次元,以及发布过一款生活社区产品新草APP。

  但字节跳动以流量为基础的算法模型,很难适用于社区这类讲究互动和感情链接的平台上,因此社区类到下并不是偶然。据媒体报道,与悟空问答在同一时期停止运营的还有知识付费项目好好学习(已于2021年1月20日停止运营、维护及相关服务)

  而在关停部分项目或者放弃一些项目的同时,字节跳动也在网文、在线教育、游戏、电商、搜索、医疗等领域逐渐加码。除此之外,全球化也是张一鸣的核心战略之一。

  “世界可以乱,心不能”

  据说在张一鸣的办公室有一个悬空转动的地球仪,全球化一直是他的目标。但正如每一次探险家航海都不曾一帆风顺一样,字节跳动出海全球化的路也充满了荆棘和未知。

  2015年,字节跳动低调在海外启动TikTok、Lark、Helo等产品,雇佣外籍员工。2016年,全球化第一次被明确提出,并成为字节跳动的核心战略。收购北美短视频社区Flipagram、NewsRepublic、音乐短视频平台Musical.ly、投资印度新闻应用Dailyhunt,张一鸣用收购的方式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随后,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西瓜视频海外版BuzzVideo、火山小视频海外版VigoVideo纷纷借势登陆全球市场。

  2020年3月,字节跳动八周年之际,张一鸣发布了一封内部信,宣布了关于抖音、西瓜视频、飞书等一系列业务的人事变动。而最重要的则是,张一鸣卸任了中国区董事长,要亲自挂帅领导海外业务。

  当众人都期待着,张一鸣要如何亲掌这艘出海大船乘风破浪,创造奇迹之时,TikTok在美国“触礁”了。

  从审查、被要求出售或关停,到Facebook、谷歌等巨头趁机抢夺创作者和用户进行“围剿”,TikTok面对着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这一时刻,张一鸣接连发布了三封内部信。

  8月3日,张一鸣发布第一封内部信,承认TikTok面临困境,表示“不认同、不放弃”。此前,张一鸣希望能让TikTok在美国继续运营下去,而做出同意出售TikTok北美地区业务的决定。

  8月4日,张一鸣发布第二封内部信,在安抚员工情绪的同时,指出要“格局大,ego小”,请大家“对于公众意见,我们要能接受一段时间的误解”。

  8月27日,张一鸣发布第三封内部信。此时,TikTok CEO凯文·梅耶尔离职,各类收购消息纷至沓来,留给TikTok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但冷静的张一鸣,仍旧在信中表示,“我们正迅速采取行动,为面临的全球性问题寻找解决方案。”

  时至今日,TikTok的全球化问题仍旧充满了未知。关于如何做好一款海外产品,张一鸣其实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他在清华经管学院的一次对谈中曾表示,“产品是否产品,本地化内容。”技术出海+本地化运营,打破文化壁垒,这是张一鸣关于全球化的期待。

  相关数据显示,尽管在监管和竞争对手的打压之下,TikTok的下载量已经合计达到20亿,平均每天用户使用时长达到1小时,远远领先Instagram和Snapchat。

  在全球化遇阻之际,字节跳动也发现新的增长点——短视频与直播电商。据《晚点LatePost》报道称,2020年全年,抖音电商GMV超过5000亿元,而此前其定下的目标仅为1200亿-1500亿。短视频和直播电商的快速发展甚至超过其内部预期。

  抖音禁止第三方平台商品链接进入抖音达人直播间、收购支付牌照设置独立支付入口、在多地建仓,抖音电商要从内容切入电商领域,已经在加速完善基础设施。从全球化的泥泞中走出,电商给了字节跳动保持增长的新机会。

  从创业到如今,字节跳动似乎并没有酣畅的一路高歌,它总是以一个规则“破坏者”的形象出现来建立新的秩序,充满了困难和挑战。

  在今年字节跳动九周年的讲话中,张一鸣引用了《徒手攀岩》作者Alex Honnold的故事,“往前往后都很危险,但腿软心乱最危险。在攀岩的过程中,既不能过多回头看,不能后怕,不能纠结走错了一步;也不能向前看,还有这么长的路要挑战。”

  今天,张一鸣卸任字节跳动CEO,要“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或许,这就像Alex Honnold一样,当征服了一座险峰之后,要选择和钻研下一座险峰如何登顶。

  世界是充满挑战的,公司也同样充满挑战,但对于永攀险峰的张一鸣来说,这或许是他下个故事的开始。

成都融和实业排队叫号系统厂家是一家集研发、生产、营销、服务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营智能排队叫号系统、医院分诊系统、排队机、叫号机、评价器(好差评系统)、呼叫器、多媒体查询及信息发布配套系统等,公司产品已广泛应用于不动产登记、智慧医疗、智慧税务、智慧政务、智慧金融、智慧通讯、智慧服务大厅、智慧机关单位等服务窗口行业.咨询电话:028-87438905。

文章为投稿文章,网络收集智能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处理。

发布者:cdroho,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znzx.cdroho.com/zhaf/12311.html

小编QQ联系方式:25155230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