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推独家的腾讯音乐 靠什么迎战抖快?-智慧资讯

  总营收78.2亿元,同比增长24.0%,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26亿元,同比增长4%——这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包含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下文简称TME)2021年一季度的成绩单。

  TME的主要营收由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两大业务构成,其中,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同比增长达34.5%,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到6090万,同比增长42.6%,为2016年以来单季最大净增长。

不再推独家的腾讯音乐 靠什么迎战抖快?

  社交娱乐服务业务一度贡献超七成营收,如今却增长乏力。据财报显示,社交娱乐业务的移动端月活用户和付费用户均出现同比下滑,其中月活用户同比减少14.2%至2.24亿,付费用户数同比减少12.4%至1130万。

  对此,腾讯音乐在财报中解释称,在线音乐移动MAU的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其他泛娱乐平台的吸引。而这些平台,也在更积极地涌入音乐行业的竞争。

  据Tech星球报道,继K歌App“回森”后,快手于近日推出了其第二款音乐App“小森唱”,字节跳动也在今年成立了音乐事业部,持续向流媒体音乐发起冲击。

  为了迎战新对手,TME进行了一轮大换血。

  今年4月,原QQ业务负责人、集团副总裁梁柱出任TME的CEO,彭迦信担任集团执行董事长;据界面新闻报道,TME在5月8日再次进行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全部撤换,腾讯音乐CEO梁柱与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接手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

  这篇报道还提及,TME内部的松散状态,以及旗下的四大产品线较为明显的“山头主义”,或是此次调整的原因。QQ音乐换帅只是腾讯音乐改革的第一步,针对其它产品线的调整已经在路上。

  拼完版权拼运营

  曾和老对手网易云音乐大战三百回合的“独家版权”,如今已不再是交战的重点。

  财报发布当天,TME与索尼音乐娱乐共同宣布双方续签长期版权合作授权协议,与此同时,网易云音乐也宣布与索尼音乐娱乐达成全新版权合作。至此,TME在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版权上的垄断地位已被打破——网易云音乐在去年3月、8月分别宣布与华纳、环球达成版权合作。

  未来,刺激用户持续付费的将不再是独家版权,而是版权运营的能力。有多少用户愿意为之付费,一定程度上是这一能力的反馈。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到6090万,以9.9%的在线音乐付费率创新高,一季度的TME看起来过关了。

  开创了数字专辑玩法的TME,也还在寻找着更多元的付费模式。TME live和长音频便是去年着重发展的两大创新业务。

  TME live有“线下筹办+线上直播”以及纯线上这两种呈现形式。自去年3月推出以来,TME live举办了超过60场线上演唱会,吸引了包括陈奕迅、刘德华、毛不易、Billie Eilish等100余位音乐人参与,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了超180亿次曝光。虽然至今为止,TME live尚未进行收费,但用户可以在观看过程中,通过购买直播道具等方式进行打赏。

  长音频则以其充足的用户使用市场、高用户粘性以及高付费率,成为Apple Music、Spotifly等流媒体巨头都共同发力的“增长第二曲线”。TME也在今年将定位从过去的“中国在线音乐娱乐服务领航者”调整为“中国领先的在线音乐与音频娱乐平台”。

  此番调整,不难看出腾讯音乐对长音频的战略决心,这也充分落到了执行上。

  2020年12月,QQ音乐宣布与中文播客社区小宇宙App达成合作,正式推出“播客”模块,与原来的“推荐”、“音乐馆”、“电台”共同组成全新首页内容。用户进入“播客”模块,可以订阅、收听、评论、分享播客节目。

  2021年3月,TME完成了对懒人听书的收购,开始进行业务融合,并在4月宣布旗下酷我畅听与懒人听书合并升级,发布全新长音频品牌“懒人畅听”。如今,“懒人畅听”拥有阅文集团最受欢迎作品Top100榜单中大部分作品的音频作品改编权,公司还在与热门电视剧以及国内漫画IP合作进行音频化改编。

  连番的布局也反映到了一季度财报里:继2020年底长音频MAU规模突破1亿后,TME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长音频MAU渗透率从去年同期的5.5%升至20.0%。

  两大创新业务之外,未来丰富的音乐场景也在TME的布局之列。

  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三个月里,TME包含车载系统、智能音箱、电视以及其他设备在内的IoT物联网月活跃用户已达到6900万,同比增长50%。

  迎战抖快

  早在抖快入局音乐行业之前,它们就已经是TME最重要的引流渠道之一。

  据财新引用数据,TME45%的播放峰值音乐,都是所谓的抖音神曲。以去年的爆款单曲《少年》为例,TME曾在去年Q1财报中列出,截至2020年5月份,《少年》与《世界那么大还是遇见你》在TME平台累计完成50亿次播放。但截至去年4月中,仅《少年》就在抖音完成102亿次播放,和以其为背景音乐的短视频1500万条。

  短视频时代,观众消费音乐的场景,正在慢慢从“听”到“看”。浪潮之下,TME也在做出自己的防御措施。

  针对用户对可视化音乐的追求,TME旗下的酷我音乐在2020年底推出了波点音乐。用户可以为自己喜欢的歌上传动态背景,比如多张图片的切换或者一段视频,在歌曲播放时同时还能看到背景的视频播放。同时其切歌的逻辑也是单列上下划,与抖音、快手一致。

  对于梁柱担任TME的CEO,自媒体互联网怪盗团曾评论,这意味着腾讯集团对音乐板块控制力的进一步加强。在毒眸看来,参考国际巨头的动作,社交也是音乐流媒体巨头发力的重点,曾在QQ任职多年的梁柱,也能带来社交+音乐的丰富想象。

  今年3月底,Spotify通过收购Betty Labs宣告其在社交音频业务方面的布局。据音乐财经报道,Betty Labs是一家专注于体育的实时聊天应用程序Locker Room的创建者。Spotify计划“提供一系列体育、音乐和文化节目”,并整合“一系列使创作者能够与听众实时互动的功能”。

  音频与社交的结合,梁柱早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语音社交可能是未来的一个方向,未来在5G时代,零延迟的沟通还会给通讯带来很大的提升。“现在QQ里的多人语音、多人视频都已经在了,我们是在做准备的,等到5G时代,我们会很快去做这个。”

  QQ音乐也在去年7月上线了扑通社区。从扑通社区的小组界面来看,普通社区基于粉丝群体,分别扩展了明星、兴趣两个大类的小组,满足小众用户的交流互动需要,从影视综艺、到游戏娱乐、再到化妆穿搭等等,成为腾讯音乐社交生态中的重要补充。

  TME的换帅成效几何,在下一季度或将有更清晰的答案。

成都融和实业排队叫号系统厂家是一家集研发、生产、营销、服务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营智能排队叫号系统、医院分诊系统、排队机、叫号机、评价器(好差评系统)、呼叫器、多媒体查询及信息发布配套系统等,公司产品已广泛应用于不动产登记、智慧医疗、智慧税务、智慧政务、智慧金融、智慧通讯、智慧服务大厅、智慧机关单位等服务窗口行业.咨询电话:028-87438905。

文章为投稿文章,网络收集智能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处理。

发布者:cdroho,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znzx.cdroho.com/zhaf/12043.html

小编QQ联系方式:251552304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0日 上午6:28
下一篇 2021年5月20日 上午6: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